<span id="bwgsg"></span>
<dd id="bwgsg"></dd><legend id="bwgsg"><li id="bwgsg"><dfn id="bwgsg"></dfn></li></legend>

<optgroup id="bwgsg"><em id="bwgsg"></em></optgroup>

        1. <cite id="bwgsg"></cite>
        2. 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每日聚焦:白鹿原的櫻桃和種植戶一起“裂開”了

          2023-05-24 08:40:42 來源:貞觀

          在之前,西安的櫻桃種植戶們還暢想過今年櫻桃應該能賣一個不錯的價錢,但五月初的連續降雨一下子就澆滅了這個念想。從5月7日開始,一切都變得慘慘切切起來。天空一直灰蒙蒙的,掛在枝頭的櫻桃在四月底看起來還長勢喜人,如今卻完全裂開掛在枝頭,瞬間變得一文不值。

          而櫻桃裂口,對于種植戶們來講,才僅僅只是個開始。除了傷心之外,他們還需要在這個定局下勉力去挽回損失以及面臨因為收入受損之后的生活。

          李軍民在5月17日早晨6點醒來,開始洗漱、收拾東西,他需要趕最早一班車從西安草灘八路,回老家前李坪村。這段路程在地圖導航里分別是26分鐘,5分鐘,41分鐘,3分鐘,1小時11分鐘,41分鐘,需要倒三趟車,先是坐1013路公交,到三橋坐地鐵一號線,再從紡織城樞紐站坐西藍旅游專線到洩湖鎮南公交站,然后步行回家。


          (資料圖片)

          在這一天,在同一個時間點,南魏村何文麗,沙河村王衛民,唐溝村郭發勞,以及白鹿原原上原下的一些櫻桃種植戶們,已經站在地里卸櫻桃了。

          李軍民回老家,也是因為櫻桃,差不多十年前,他開始種櫻桃,現在有近二畝的櫻桃園。在前一天,他接到老伴的電話,說娃們家都出門了,家里卸櫻桃需要勞力。同時,老伴在電話里還告訴他,“今年櫻桃完蛋的很,很多都裂開了”。

          五一過后的連續降雨,使得正處于成熟期的櫻桃——按照種植戶的說法,主要是露天種植的紅燈櫻桃以及一些早熟品種——紛紛開裂,時至今日,這個影響依舊存在。

          今年的櫻桃裂開了

          一幅幅的紅傘,散落在白鹿原上,透過那薄薄的皮兒,嫩嫩的肉兒,小小的核兒,櫻桃越發惹人了。城里的人進園采摘櫻桃以及道路兩邊人聲鼎沸的攤位……這是陳忠實對于五月份白鹿原原上原下櫻桃成熟時的記憶。但在今年,這些往日惹人的——比如櫻桃成熟之后的品相,熱鬧的景象——比如采摘的樂趣以及果農掙到錢的喜悅——在櫻桃裂開之后,基本上不復存在了。

          郭發勞今年69歲,他從八十年代開始種櫻桃,九十年代,先是在市里康復路對面的果品市場賣櫻桃,后來沙河那邊形成了一個櫻桃市場,他就開始在沙河賣。但沒有哪一年的櫻桃給人的感覺像今年這樣,他用了一個顯得文縐縐的詞語形容自己站在櫻桃園里看到裂果時候的心情——傷心欲絕。

          西安氣象臺在5月3日12點46分發布天氣預報,受西風槽和低層切變共同影響,3-10日,西安以陰雨相間天氣為主。這場持續陰雨,以及氣溫的起伏變化是造成今年櫻桃開裂的主要原因。

          果子開裂來的是如此突然,前衛鎮一位70后櫻桃采摘園種植戶在自己抖音賬號發布的視頻差不多完整地記錄了這一過程。4月30日他更新了短視頻,講到今年白鹿原溫差大,加上天氣原因,櫻桃結果量不大,且成熟期在5月18日前后,歡迎大家安排好采摘時間,體驗快樂時光。但到了5月5日,視頻內容已經是雨下得很大心情很差,櫻桃到了膨大期,損失很大。兩天后,視頻再次更新,他站在櫻桃園看著櫻桃樹邊走邊嘆氣——因為他發現樹上的果子裂開了。

          這大概是短視頻平臺上最早發布因為下雨導致白鹿原櫻桃裂開的視頻,之后,關于今年櫻桃裂口的視頻被不同ID的賬號陸陸續續發布在互聯網上。不僅僅是在西安,寶雞、銅川、渭南一些櫻桃種植戶也發現櫻桃裂開了——這些地方都是陜西櫻桃主要產地,約占陜西省櫻桃種植面積的82.2%。

          從櫻桃裂開之后,傷心的情緒彌漫在每個櫻桃種植戶心里,李軍民的老伴也是一樣心情,她剛回家沒幾天。從五月份開始,她先是在娘家照顧老娘——她兄弟家種著櫻桃,卸櫻桃忙不過來——最近幾天才回來,她說自己在網上看了一個視頻,拍的就是今年裂開的櫻桃,里面是一個老太太帶著哭腔地說,老天爺呀,你殺人不用刀。

          這是一條發布于5月8日的視頻,雖然是一條配音視頻,但李軍民的老伴覺得這就是她在園子里看到滿樹裂開的櫻桃時候的心情。同樣傷心的,或許還有前李坪村里一位年輕人。李軍民老伴講,小伙從去年開始籌劃,跟家里人商量過完年辭職來賣櫻桃。結果趕上今年櫻桃完蛋,還搭進去了一份工作。

          比傷心更多的或許是愁苦。盡管到如今櫻桃的售賣期尚未結束,但幾乎所有果農都已經意識到今年的櫻桃即便是賣完也都是賠錢的,最好狀況也就是基本包住先前投進去的本錢而已。

          沙河村的王乃讓目前有四畝多櫻桃,從7號開始卸櫻桃,然后送到交易市場批發給果商,十天時間,櫻桃基本快卸完了,目前進賬四千多?!敖衲赀@完全是賠本生意”,王乃讓說,“前期投在櫻桃地的錢都不止這個數。咱農民昂,就可憐很,完全是靠天吃飯?!?/p>

          在沙河,或者說整個洩湖鎮,往年櫻桃成熟期園子里的熱鬧場景不復存在了。村口沒有專門設立發櫻桃的快遞站,今年櫻桃成熟期也沒有種植戶請人工,因為一來沒什么必要,好果子太少了;二來一天一個人工一百多,你請了人幫工,賣一天櫻桃不一定包得住人工錢。

          沒有哪個時刻,會比今年賣櫻桃更令人覺得熬煎。

          王衛民早上七點,開著三輪摩托車去洩湖交易市場,車廂里裝著五擔籠的櫻桃,兩籠黃蜜賣得不錯,果商給的價格他能接受,迅速賣出,賣了496元。但三擔籠的紅燈櫻桃一直留在車廂中,價格沒有達到他的預期。

          這些櫻桃在來市場前,他只做了簡單的挑揀,挑出裂果壞果,擔籠里面有部分果子顏色已經發青——他說這些是因為最近天氣熱所造成的,并不影響口感,只是看上去不好看,像是壞了一樣。市場里的其他果農也贊同這個說法,并且今年的櫻桃,尤其是紅燈櫻桃不耐存儲,頭天晚上采摘,隔一夜到第二天早晨就發青變得軟塌塌的了。

          李軍民的老伴在3天前已經下地開始卸櫻桃,早上五點進園子,卸滿三擔籠果子。但裂果太多,最終三擔籠里只能挑出不到三分之一的好果子出來。在市場賣了三天,掙了二百塊錢。今天她準備歇一下,不想再去園子里卸櫻桃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好的果子少。

          何文麗今年62歲,因為要帶孫子,如今常年跟老伴在家,兩人帶孫子一年的開銷來源就是櫻桃,一部分櫻桃是老伴帶到別處售賣,一部分是在自己家果園跟前賣。八點以后她開始出攤,櫻桃是早上剛卸下來的,量不是很多,她坐在攤位前一邊挑揀裂果,一邊等待過路的人能順路買點櫻桃。

          今年一些老顧客聯系過她,但她沒發快遞,因為今年櫻桃沒成,質量差,給人快寄過去壞了,她覺得過意不去,砸自己的牌子不說,還浪費對方的錢。前段時間,有游客想進園采摘的,她也婉拒了,“基本上都是裂果,讓人進去摘啥?”

          從5月6日櫻桃開園,只要不下雨,她每天都摘一些,在園子門口擺攤,周末的時候稍微好點,周內不行,有時候在攤位前坐一整天,遇不到一位來買櫻桃的客人。跟她在同一條路上擺攤賣櫻桃的,大家情況基本都一樣,談不上好。只有誰比誰更難一點,她家對面的今年早早就關了園子,大半畝地的櫻桃,卸完一共賣了幾百塊錢。

          今年的櫻桃咋樣?這個問題,你在藍田,在狄寨,在前衛,在你能去到的任何一個櫻桃園,問一個人,問十個人,問一百個人,問一千個人,答案幾乎都是相同的。

          李軍民在早上的10點48分回到了家里,簡單休息,喝完一杯水。11點12分,他準備去園子里看看。在村口,他遇到個正在收油菜的鄰居,他問對方,今年櫻桃得是都壞了?對方說,好得很,全都是笑口常開。

          櫻桃的實際情況比他想象的更差,他去地里轉了一圈,看了看樹上的櫻桃,沒有什么能比親眼見到更有說服力,樹上的櫻桃顯得稀稀拉拉還留存著一些裂果,樹下扔滿了裂掉的櫻桃——這是她老伴在前幾天卸櫻桃時扔掉的。他轉完一圈,更沉默了,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可惜了,以及今年櫻桃確實完蛋太太了。

          關于櫻桃的另一條裂口

          西安是陜西櫻桃產地之一,種植產區主要集中在灞橋與藍田。灞橋櫻桃主要分布在灞橋區白鹿原、霸陵坡和洪慶山淺山地區,是西北最大的優質萬畝大櫻桃產業基地,2012年“灞橋櫻桃”被確認登記為國家農產品地理標志。藍田也是西安櫻桃主產地中的一個,2015年,“藍田櫻桃”被確認登記為國家農產品地理標志,櫻桃生產區涉及洩湖鎮,華胥鎮,前衛鎮等9個鎮,181個行政村。

          不過,對于更多西安人來講,印象最深的還是白鹿原櫻桃。嚴格意義上來講,這并不是一個關于櫻桃的品牌稱謂,只是出自于人們的一種籠統稱呼。一些在白鹿原范圍內的櫻桃種植戶——如灞橋區或者藍田的——也會以白鹿原XX家櫻桃命名自家的果園。

          總之,除了陳忠實以白鹿原命名的小說之外,櫻桃是白鹿原的另一張名片,很長一段時間里坊間曾經流傳一句“沒有一個西安人能逃過去白鹿原摘櫻桃的命運,也沒有一個西安人能空著肚子走出白鹿原?!?

          但盛名之下,一些問題也逐漸顯露。

          在往年,在同一條時間線上,有關于白鹿原櫻桃,展現出的敘述是這樣的:在櫻桃成熟跟前先是媒體報道,大體上內容是宣傳櫻桃為主,從種植歷史到櫻桃園現狀描述加上客商采購場景。接著是市民白鹿原游玩購買或者采摘櫻桃體驗,在網上這些體驗之中,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出采摘攻略,主打愉悅體驗。另一部分主要描述自己是如何被坑,并提醒大家避雷。

          其中廣為人詬病的,就是秤不準,缺斤少兩。

          2019年櫻桃成熟的季節,都市快報記者前往白鹿原,拿著自己提前稱過重的礦泉水(575克),在路邊隨機買了六家櫻桃,然后把礦泉水放在商販秤上,在視頻中展示出的同一瓶礦泉水測出585克、585克、686克、670克。這條新聞中兩家商販在被當場戳破秤不準之后的回答耐人尋味,一個說稱重的時候風吹了過來,另一個則更加肆無忌憚,“我拿這(秤)把你虧了,也就是虧你一兩塊錢?!痹谶@個問題之外,每一年,幾乎都會有人通過網絡講述自己在白鹿原采摘櫻桃遇到的不合理事情或者買到了價高質次的櫻桃。

          這些令人不快的被坑經歷,每年隨櫻桃上市出現在互聯網,之后隨著櫻桃售賣期結束而被互聯網其他信息淹沒。但這些問題以及因為這些問題帶來的不滿其實一直沒有消失,消失的只是人們的注意力罷了。

          今年的4月中旬,有位當地短視頻博主通過短視頻提醒人們,白鹿原的櫻桃尚未到成熟期,現在在白鹿原上賣櫻桃的都是從市場批發過來的外地櫻桃,以及如何購買櫻桃時避免買到質量差的和注意商販的秤準不準。

          也就是說,用外地櫻桃冒充白鹿原櫻桃,質次價高以及秤不準的事實——哪怕這不是普遍現象——仍舊在今年是存在的。在另一條發布于5月12日的關于白鹿原櫻桃的視頻底下,有人稱自己5月10號在汽車學院往南的十字路口某個商販那里買了3斤半櫻桃,回家一稱只有2.1斤。

          對于這樣的事,被坑了的人——除了跟往年一樣,在網上曝光,吐槽——似乎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處理辦法。

          連續陰雨天氣,當櫻桃裂口的消息或者視頻被發布到網上之后,之前因為采摘或者購買白鹿原櫻桃所帶來的不滿,迅速攻占了評論區。在一些高贊評論之中,人們認為這是活該,一種報應,誰讓白鹿原櫻桃之前秤不準呢!

          櫻桃在膨大期開裂,這無論怎么說,都是一件令人惋惜傷心的事情。但人們或者說部分人如今更多是出于一種幸災樂禍的看熱鬧心態。在這種心態之下,一些對于果農同情的聲音消失了,一些對櫻桃裂開之后的現狀的持續關注也變弱了。

          起先,是對一些白鹿原坑人櫻桃的吐槽。接著是對白鹿原范圍內受災櫻桃的幸災樂禍,像丟進水中的石子,激起的漣漪不斷擴散變大?,F在,視頻里裂開的櫻桃是不是白鹿原也變得不重要,只要定位看著像是在白鹿原,評論跟著罵“白鹿原的七兩稱也該有報應了”就行了。

          在這些評論之中,持續降雨以及氣溫變化所造成的櫻桃裂果不再是事實,而是更為玄學的因果報應所造成的?;蛘呖梢赃@樣理解,人們其實已經不在乎櫻桃裂開的事情,雙方你說城門樓子,他說胯骨軸子,之所以留言,只是因為剛好刷到這么一條視頻罷了。

          如果說以上的關于櫻桃的評論,只是出于以往購買櫻桃所帶來的不愉快體驗,所產生的激憤之言。

          那么同樣內容的視頻底下,一些留言就不禁令人莞爾。在這些視頻中,最充滿黑色幽默的一條留言出現在今年5月17日的視頻底下,這條視頻主要內容是白鹿原一個村子的村民把櫻桃倒在地頭,點贊最高的一條評論是——“寧愿壞在地里也不愿意降價賣,學的資本主義那一套誰愿意買呢?”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這些倒掉的櫻桃就是因為下雨導致的裂果,賣不出去,果商并不會為此開價,零賣的話,顧客也不會買。這與櫻桃是否賣得太貴自己吃不起是沒有關系的。但很多評論顯然忽略了這個事實。

          在等人來購買櫻桃的空閑時間,何文麗會把裂開的果子挑出來放到另一個擔籠中。選出來的品相好的櫻桃,一斤十五塊錢。有時候她也會給買了櫻桃的客人免費送一些裂開但沒有壞的,味道吃起來是一樣的。

          不過生意本來就不是很好,更多的裂果摘下來最后也就是埋到地里。

          人們為了處理裂果,想了不少辦法。小紅書上有一個運營自己家櫻桃園的博主,想到的辦法是讓人關注自己,然后把地址發給對方,讓對方自己來采摘。這樣還能為自己積攢一些粉絲。

          最開始,這些裂果被摘下來后喂牲口,裂果是如此的多,李軍民老伴揮舞著雙手講,現在就連羊都吃不動啦。

          那現在把裂果都怎么處理了?

          能咋弄么,全倒在村口的溝里了。你一會可以去看看。完了之后她又講,其實這是不允許的,果子倒在那里很快就會爛,蟲子特別多,應該埋了。對于網上說的,把沒有壞的裂果做成酒或者果醬的說法,她兩手一攤,說,咱農民么,就知道種個櫻桃,其他屁都不懂。

          王衛民還在洩湖交易市場里等著,中午12點,他在市場外面的攤位跟前買了一份涼皮。何文麗中午也沒回去,吃的早上帶的饅頭。她擔心回家做個飯的功夫,會錯過幾個買櫻桃的客戶。這個點,在狄寨北路上,沿路兩公里的櫻桃市集上,一批人是賣櫻桃的,另一批也是賣櫻桃的,顧客零零散散。

          到下午2點鐘,何文麗發覺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因為沒有顧客來。這樣的結果她也能接受,跟過去數天里的結果差不多。王衛民的櫻桃依舊在三輪摩托車的車廂里,郭發勞的櫻桃也沒有賣完,他在市場里轉來轉去,問了幾個果商,都無功而返。

          裂果以后的事情

          下午2點24分,李軍民決定去園子里卸櫻桃,他每個月有四天假,早上回來花了半天,回去上班花半天,卸櫻桃的時間只有三天。即便園子里好櫻桃不多,但能賣出一點十一點,下午卸了,還能趕在趕在晚上市場關門前,賣出去一些櫻桃。

          洩湖鎮今年在藍田縣電子商務產業園內設立的新的櫻桃交易市場,從今年5月6日開市,沿著312國道洩湖段道路兩邊大約有兩公里長度,都設立著指引標識。五月初的降雨,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跟往年相比,今年的櫻桃出貨量差得很多。而且櫻桃的批發價格也不如往年,雖然有發價在十塊錢往上的櫻桃,但不多,基本都是在櫻桃剛下來的時候,如今的發價價格差不多在四到六塊錢。

          開始還有一些大客商,但又很快走了。有個市場工作人員說,今年咱的櫻桃留不住大客商,前期是早熟的櫻桃因為下雨天氣變化裂口,好果子的產出就少。出貨量最大的時候一天五十噸上下,但這情況沒持續幾天。到這兩天,出貨量就一二十噸。櫻桃少了,大客商也就走了。再一個,今年的櫻桃也不耐放,往年的時候,一些偏遠地區的客商,都在咱這待很長時間收果子呢,今年來一看櫻桃這情況,也走了?!澳阆朊础?,他舉了個例子,“偏遠地方客商花一天時間收果子,完了找人分揀,扔掉一些不好的。再晚上裝車拉走,車在路上跑個一兩天,到地方了再分揀,再扔掉一些,回頭算個賬,賠了?!?/p>

          即便目前并沒有具體的數據統計,但因為之前的降雨所帶來的損失,肉眼可見是慘重的。這幾乎是所有露天種植產業都會面臨的一個困境——靠天吃飯,要隨時直面諸如病蟲害、霜凍以及各種極端天氣所帶來的后果。

          像是今年露天種植的櫻桃,扛過了零下十幾度的低溫,扛過了花期的雨害,但最終沒有扛過膨大期的陰雨天氣。種植戶之前的投入,也隨之跟著打了水漂。但他們面臨的問題并不會在這一刻結束,要及時的處理裂果,要考慮下一年投入到櫻桃園的錢怎么來?明年、后年以及再往后,還會遇到多少次這樣的事情?

          李軍民在城里打工,尚且有一份月薪兩千多的工資能夠自己跟老伴一年的開銷。那些經濟收入純靠櫻桃的種植戶呢?

          在市場里,郭發勞的櫻桃還有一擔籠沒有賣出去,等待的空隙,他跟同村幾個人閑聊。他覺得像今年這情況,應該給農民發點補貼,因為賠的太慘了。但后面又講,遇上這壞天氣,咱農民誰都指望不上。

          張銀鎖今年63歲,身形消瘦,膚色跟市場里很多種植戶一樣——都是那種經過常年日曬之后的亮黑色。他早上在交易中心里,下午3點半的時候,把自己剩下的兩小籠櫻桃從交易中心提了出來,決定在外面的路上擺攤零賣,十塊錢到十五一斤。

          可能是因為天氣原因,他說話的語氣里帶點火氣。他覺得今年這交易中心弄的不是很好,因為客商以前都在沙河那邊的市場收果子。而且今年還不讓人在312國道擺攤賣櫻桃,這點尤其不好(按照洩湖鎮官方的說法是:沿著312國道設攤售賣會引發交通安全事故),往年都是客商收走大部分,其他的櫻桃都是零賣就能弄完?;蛟S堅信這個看法,能讓自己不那么難過。

          但實際上,在路邊設攤零賣的狀況,并不是張銀鎖想象的那樣好賣。從洩湖鎮往白鹿倉走,過了洩湖鎮范圍,路邊確實能看到櫻桃攤位,但大多都是干坐著,可能是因為周內的原因,過路的車很少。何文麗的櫻桃園就在這條路線里眾多櫻桃園之一,從早上到下午,她賣了二百塊錢的櫻桃。這條線路上櫻桃零售價格隨著地勢升高,從十塊到十五,再到白鹿倉跟前的二十五到三十塊錢。那些櫻桃看上去個頭飽滿,裝在紅顏色的小果籃里。即便是周內,因為有游客,這里還有生意,有個攤主講自己今天到現在賣了1200塊錢。這個算是賣得好還是賣的差?她說沒心情說這個。

          下午4點35分,洩湖交易市場里,并不是很熱鬧,人不多。大廳內剛進門的一側是幾個快遞點,黃麗麗是其中一個點位的工作人員,到今天下午4點,發了二十單快遞。大廳入口最里面的,是一家加工廠,愿意收次果,報價在一塊五到兩塊錢之間。郭發勞跟王衛民都上前去問了收購價格,覺得一塊五太低,又折回到了攤位。

          5月15日這一天,灞橋櫻桃采摘節開幕,這已經是每年白鹿原上櫻桃成熟之后的固定項目。哪怕你不去,在網上你也會刷到無數的采摘攻略以及采摘體驗,無論是帖文還是短視頻?!斑@里的櫻桃園無疑是一方天然氧吧,從城里趕來的男女老幼,從樹枝上摘下一顆顆櫻桃填到嘴里嚼咂品嘗的時候,或在櫻桃園里逸情漫步的時候,獲得一種神清氣爽的生命活力?!标愔覍嵤侨绱嗣枋鲈诎茁乖烧獧烟业捏w驗的。

          但今年的采摘體驗,目前從網上發布的一些視頻或者帖文來看,體驗快樂的或許有,但不多。一些人去過,講今年的櫻桃確實不行,因為前期下雨,很多櫻桃都變成了裂果。

          或許可以再往深了考慮一下,今年五月初這場突如其來的降雨,會改變灞橋以及藍田的櫻桃產業模式嗎,比如從以往的露天種植向大棚種植過度?會有針對類似情況的保障措施或者預案嗎?在未來,白鹿原櫻桃會摘掉七兩稱的帽子嗎?

          但對于普通個體來講,這些考量或許顯得過于宏大了一些。

          下午的6點13分,李軍民帶著卸下來的櫻桃到了市場,在晚上8點市場關門前,他要把櫻桃賣掉。郭發勞跟王衛民等到了加工廠第二次兩塊錢的報價后,決定把櫻桃賣了。這個點,何文麗的櫻桃攤位前,還是沒有客人。

          ◆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作者 |?陳鏘?|?貞觀作者

          最新資訊

            月度熱點

              最近中文字幕免费mv在线,最近中文字幕2022最新电影,最近中文字幕2022国语视频,最近手机高清中文字幕大全_国产
              <span id="bwgsg"></span>
              <dd id="bwgsg"></dd><legend id="bwgsg"><li id="bwgsg"><dfn id="bwgsg"></dfn></li></legend>

              <optgroup id="bwgsg"><em id="bwgsg"></em></optgroup>
              
              
                    1. <cite id="bwgsg"></cite>